黑白莱

活在神仙的圈子里,这个圈子里只有仙气,没有欧气qaq

澹倦 -蛋卷儿:

关注关注关注me

p1专有封面

关注吸欧☆

转发+关注 随机抽奖一个小可爱私聊送礼☆ 小惊喜(内有恋与300-1000随机钻石,qq年sv,暖暖300-1000钻石,崩二300-1000水晶,崩三300-1000水晶,暖暖70级v7服装搜集度53%账号)♡☆

第一次搞抽奖什么的,先实验一下方便过后的抽奖送恋与账号

(明天我再搞抽奖封面今天不想做,就这样因为我懒)

拉低中奖率(❁´◡`❁)*✲゚*

绿绿绿酱:

微博66666粉福利~话说很气!一直抽不到ssr!但我觉得r卡一定也有汉子们深沉的爱!安慰一下每一个迟迟抽不到自家ssr的夫人们,相信明天会更欧!顺便再转发中抽几位夫人送些小礼物~3月22晚上八点开奖~微博走https://weibo.com/1794480724/G7YBxxlcU?filter=all&root_comment_id=0&type=comment#_rnd1521380225891

拉低~中奖率~

桃花榴火:

大家白色情人节都是怎么过的?
如果没人陪的话,我、我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......   

我给你买一份肯德基让野男人的闪卡陪你呀 

(抽奖在微博 lof我不太会搞www)

【金】唯一的色彩

◎OOC严重,慎入

◎一本正经的嫖金

◎纯糖


       【金】

  如果世界上只有黑与白的话,会不会简单许多呢?
  
  你抬头望着灰色的天空,默默无言。
  
  你从出生以来就从来没有见到过黑白灰以外的颜色,这个世界对于别人来说是鲜活的,生活是富有色彩的,而对于你,或是你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却是残缺的。
  
  你连红绿灯都很难辨认,每次都只能站在马路口愣愣的盯着红绿灯,看着周围人的动作,偷偷跟在他们的后面走。
  
  你的人生没有色彩,如同你的感情,只有黑与白。
  
  但你命中唯一的意外,是遇到了他。
  
  你茫然的看着眼前被撞到的少年,无助了自己的嘴,瞪大眼睛看着他,眼泪不自觉的留下。
  
  少年的金色头发,是人们说的温暖的颜色,是光的颜色,少年的水蓝色眼睛,是如同天空一般的颜色,让你心中的忧郁消散。
  
  少年摁住自己的帽子,微皱着眉,看着眼前撞上他的你,他突然看到你的眼泪,面色中带着一丝惊慌的安慰着你,他的蓝色眼睛纯粹透彻,不含一丝杂质,他的笑容明亮开朗,让你见到了光芒一般。
  
  你勉强自己挂出了陌生的笑容,然后把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,捂住自己的脸,想要擦掉自己脸上丢人的眼泪。
  
  少年还是惊慌失措,他向你伸出了手,说:“对不起!你好,我叫金。”
  
  你犹豫了一下,握住了他的手,站了起来,你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,连舌头都捋不直:“你,你好,可以和我做…嗯……朋友吗?”
  
  金的笑容更加灿烂,点了点头。
  
  你从此认识了金,这一次意外的相遇,却让你真正认识了光。
  
  你们相遇,相知,相惜,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  
  “金,其实,我看不见除了你以外的其他颜色。”你扭过头,没有向往常一样的注视着金。
  
  金的脸通红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是吗?”
  
  你皱了皱眉,回头认真的看着金:“我说的,是真的。”
  
  金睁大了自己的眼睛,随后露出如同往常一般的微笑,说:“是吗?那么让我来带你去见更多的色彩好吗?” 他轻轻握住了你的手。
  
  你捂住自己的脸,点了点头,心中默念:这是朋友这是朋友这是朋友。
  
  这种想到直到那一天,被他的一句羞涩的告白彻底击碎,金那天穿着并不算正式,但表情却很正经,你疑惑的看着他,在你的印象中他是一个很乐观开朗 的人,但你倒是没有见过他这么正经的样子。
  
  “我们是朋友吗?”金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  
  你突然有种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感觉,你看不到他眼底的期待或者不满,两种情绪他都不占边,让你不知道怎么说话才能让他开心,你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  
  金纳闷的看着你的表现,说:“那你讨厌我吗?”
  
  你脑子一热,喊道:“不讨厌!喜欢……喜欢你!”你突然从口中蹦出了这个词,你把它在心中默念一边,心脏突然被一种名为爱的情绪填满。
  
  “嗯!我也最喜欢你啦!我们会永远的在一起的,对吧?”金释然的笑出了声。
  
  你惊喜的点了点头,没有发现这个你一直以为的小傻瓜的坑。
  
  但几年后,你却一笑而过,只是庆幸你没有拒接他,没有拒绝你生活中唯一的色彩。
  
  你的额头抵上金的额头,说:“金宝,爱是什么颜色啊?”
  
  金愣了一下,随后思考片刻,说:“是你最喜欢的颜色!”你仿佛已经看到金身后摇晃着的小尾巴了,你看着他求夸奖的模样,有一点无语。
  
  不过你怎么就吃着一套呢,你心中荡漾。
  
  你笑着说:“那爱就是你的色彩。” 是金色,温暖的金色。
  
  你靠在他温暖的怀里,当初的少年长大了,可以依靠了。
  
  金吻上了你的唇,吸允着你的舌,他灵活的舌头进入了你的口腔,第一次进入了这个神秘的领地,正好奇的东闯西闯,你尝试着去回应他,甘愿被金的气息包裹。 你们拥吻着,迎来下一个有颜色的明天。
  




哇塞,写接吻有毒,写不下去了( ー̀εー́ )我上网百度了一下怎么写,看到有一个回答吧唧吧唧的,然后笑的我都写不下去了,强行烂尾,这不是借口!
上一个文预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扑街了,但就算这样,想写刀时就写刀哇~
啧啧,觉得自己写的还是不够甜qaq
金宝超可爱!
  

【雷狮】梦中梦

◎OOC严重,慎入

◎有点跑题

◎刀


  【雷狮】
  
  你听不见声音,周围安静的可怕,你看不见东西,只能茫然失措的走着,你仿佛置身于一篇沙漠,全身的水分都被蒸发,但你还是继续的走着,不知道回头,不知道休息,不知道停留。
  
  突然,你的手被抓住了,你躯体轻颤了一下,总算停止了疲惫的脚步,另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扶上那只不属于你的手,他的手与这炎热的温度不同,十分清凉舒爽,让你不自觉想要依靠,你轻轻抱住了他,尽情的索取他身上的凉爽,他启唇轻笑,说:“热吗?”
  
  他的嗓音十分低沉,你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,拉着他想继续走,但身体还是摇摇晃晃,疲软和困倦。
  
  他紧紧抱住了你,你恍惚间发现自己离开地面,身体轻飘飘的,你握住他的一只手,不知不觉笑了起来。
  
  突然所有画面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
  “呼!”你猛然睁开眼睛,四处张望,周围还是熟悉的样子,墙壁上摆的全都是你和雷狮的合照,床头柜上还放着戒指盒,里面还放着一个戒指。
  
  “别睡了,鶸。”突然门被大力的推开,撞击墙壁,发出砰的一声巨响。 雷狮一如既往的悠闲,只是步伐有些快 。
  
  “不就是睡一会懒觉吗……”你郁闷的拿起床头柜上情侣杯,喝了一口水,润了润自己的嗓子。
  
  “你都变成这样了,做什么噩梦了?”雷狮皱着眉,坐在你的床边,询问道。
  
  看上去满不在意,一口一个鶸,其实还是很在意你的嘛!
  
  你紧紧握着自己的杯,窃窃自喜着,内心那份焦躁不安被霸道的狮子难得的温柔给填满。
  
  你抬起头,直视着一起从来不敢直视着的眼睛,他深紫色的双眸中仿佛装有星辰大海,闪闪发光,但现在他的眼眸中却只有自己一个人,这一认知让你不由得笑了出来,摇了摇头笑了笑自己的幼稚和占有欲,说:“怎么可能是噩梦呢?”
  
  雷狮的表情却变得有些愤怒,他的语气更加奇怪“鶸,你在瞒着什么?明明都变成这个样子了。”他抬手擦了擦你流出的汗水。
  
  你闭上眼睛,压抑住自己的情感,说:“什么都没有瞒着你,真的不是噩梦。有你的梦,怎么能是噩梦呢。”你抱住他的一只手臂撒娇般的甩了甩,接着说道:“我只是梦到被你救起来了而已。”
  
  雷狮挑了挑眉,对于这个答案有些意外,但没有说什么,转身离开房间,他临走时,回头说了一声:“喂,我去拿杯水,你先歇着。”
  
  你躺下,捂住自己滚烫的脸,脑中还在不断的想着雷狮,回忆与他的过去各种各样的经历。
  
  你再次被惊醒,周围一片安静,没有任何人,自己的房间里的墙上也没有合照,床头柜上也没有戒指。
  
  你费力的坐了起来,揉了揉眼睛,只觉得头晕眼花,你感觉到自己身体很烫,找到温度计,测量后一看,39度。
  
  你看着这温度,眼睛有些麻木,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发烧了,只是再次拿起床头柜旁的那张照片,紧紧的握在手里,眼泪夺出眼眶,落下,你从小声的哽咽,啜泣,到大哭,哀嚎。
  
  而周围的一切还是静悄悄的,显得异常孤独。
  
  你躺在床的一边,蜷缩起自己的身体,任由痛苦和悲伤侵蚀你的思想,任由眼泪在你脸上流淌,任由自己为了那个人悲伤,哭泣。
  
  渐渐的,你的眼泪似乎流干了,但还是闭着眼睛,不想迎接这已经破碎的现实。
  
  你的身体还在颤抖,手却攥紧了照片,照片上的男人笑的肆意,他如一道迅猛的闪电一样突兀的进入了你平凡普通的生活,在你彻底沉迷之际,他却又带着同样的笑容走开。
  
  你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,下了地,吃力的走到了窗前,理了理你的头发,打开了窗,把照片摆在窗边,深吸一口气。
  
  雷狮走了,你还活着。
  
  他已经不在了,你的生活还在继续。
  
  你还要迎接你苍白的未来,没有雷狮的未来,没有那道闪电的未来。
  
  你不会继续因为那个男人而萎靡不振,你是你自己,即使爱上别人也不会刻意伪装自己变成别人喜欢的模样。
  
  你将面对全新的一切,也将背负着名为雷狮的枷锁,在这份爱恋中挣扎。
  
  也许只是一时,最差的结果也就是一辈子。
  
  再见,雷狮。
  
  再也不见。


写的意外的爽,刀真好,我不喜欢吃但喜欢写,真是太开心了,我一点作业都没有补,等待明天开学的到来呵呵→_→

希望自己在现实中也能活的这么洒脱,爱过,但我还是我,不会迷失自我,不会可以伪装。
即使受到伤害,最重要的人离开,我依旧是我,会勇敢的面对现实,会迎来未知的未来。

——可惜我不是这种人。
  
  
  
  
  
  

明天和妹妹她们一起去玩w默默祝自己玩得开心,然后在后天被作业压死(呸呸呸!

【格瑞(现设/旧设)】夺回宠爱的举动

◎OOC真的很严重,慎入!

◎大家点的格瑞篇

◎我爱旧设


  【格瑞】
  
  “格瑞!”你手叉着腰,脸上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的喊着格瑞。
  
  格瑞把手中已经空掉的牛奶盒扔进了垃圾桶,紫色眼眸平淡冷漠的转向了你。
  
  你指了指在窝里窝着的银色的猫,说:“格瑞~这是咱们家的新成员,叫它嗝儿瑞好啦~”
  
  格瑞又转过头,但你能发现他的眉头轻轻一皱,他并没有再看那只猫,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中的书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  
  气氛好尴尬。
  
  你走到他的后面,摸了摸他的头发,他的头发其实并没有那么硬,摸着还是很柔软的,跟他的心一样。
  
  你不知觉的傻笑出声。
  
  格瑞把你的手拿掉,说:“笨蛋,养你一个就已经够麻烦的了。”
  
  你嘟着嘴轻轻拽了一下格瑞垂下来的那一撮头发,嘟囔道:“那我来养嗝儿瑞好了,哪里用得着你操心。”
  
  然而事实就是这么残酷。
  
  你朝嗝儿瑞喊了一声,打算抱抱它,后一秒你的领子就被拽起,拖着你往门处走。
  
  你哼了一声,咸鱼脸的看向了格瑞,格瑞并没有被你怨念的眼神影响到,依然拉着你,另一只手扛着烈斩。
  
  “你等等我看一下嗝儿瑞好不好~”
  
  “笨蛋,去刷怪,猫,搁着。”
  
  要是只有一次就算了,次次就是这样,你眼中怀疑格瑞那状似芦荟的头发里藏了雷达,不然怎么会这么准。
  
  在格瑞,你,嗝儿瑞俩人加一猫的战争中度过了两个月。
  
  你流着泪看着嗝儿瑞挠了你的胳膊一爪子后傲娇的朝格瑞走了过去,向他摇了摇自己的尾巴,然后窝到他的怀里,转过头鄙视的撇了你一眼。
  
  格瑞摸了摸猫的头,把它放回它的窝里,然后撇了你一眼,向楼上走去。
  
  “喂!猫不要我了格瑞你也不要我了吗qaq!”尔康手。
  
  格瑞动作一顿,离去的动作快了一些。
  
  过了一会,格瑞拿着药箱下来了,说:“帮你处理一下。”
  
  你看着格瑞温柔的给你处理伤口,心中有一点触动,轻声说:“格瑞,你喜欢吗?”
  
  “……喜欢。”
  
  “啊不是不是!是问你喜欢那只猫吗?”
  
  “不喜欢。”
  
  “是吗?我还以为格瑞你会喜欢的呐……”
  
  “不过只要有你,都无所谓。” 格瑞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。
  
  “等等!格瑞你刚才说什么!”
  
  “没什么,笨蛋。”
  
  
  
  【格瑞】(我不管!我就要加旧设![ 算是附赠吧])
  
  “那个……格瑞,你不喜欢我的猫吗?”你无奈的用手指卷着自己的头发,问着格瑞。
  
  格瑞不爽的双手抓着这只猫,甩啊甩,甩啊甩,要飞了!!
  
  放开那只猫!
  
  格瑞转过头,撩了撩自己的头发,缓缓说出了几个字:“当 然 喜 欢。”他身边的星星又开始亮了起来。
  
  你:……
  
  你拿着手机,向他招了招手,他立刻不和猫斗气了,跑到你的身边,你甩了甩手中的手机,说:“要不要来张合照。”
  
  他熟练的摆出了一个POSE,周围的小星星更加闪亮,笑容更加帅气,直到你抱起了你的猫。
  
  “你这个眼神有点太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。!”你看着格瑞那忧怨的眼神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肚子笑了出来 。
  
  照完照片后你打算发到朋友圈里,突然,你的手机被拿走了,你疑惑的抬起头,是格瑞。
  
  “格瑞格瑞~怎么了 ?”
  
  “P个图。”闷闷的声音传来。
  
  你纳闷的看着格瑞鼓弄着手机,在一旁默默的撸着猫,你转过头对格瑞说:“加油!待会我要发朋友圈的哦 !”
  
  格瑞抬起头撇了你一眼,然后低下头手中动作加快了不少。
  
  然后信心满满的拿着手机走到你面前,把手机举到你面前,让你看看P完后的照片。
  
  你呆若木鸡,这是什么操作。
  
  你和格瑞还好,P的和往常差不多,可你手中的猫跟煤炭一样黑,是煤球吗?
  
  你瞅了一眼手中的猫,瞅了一眼屏幕,反复好几遍,然后缓缓的说:“咱们是不是不小心把隔壁煤老板家的猫抱过来了。”
  
  格瑞认真的点了点头,要不是他脸上慢慢变深的笑容,你都要信了。
  
  “你可拉倒吧!” 你随手抄起一个小型抱枕撇了过去,格瑞倒是没有动弹,抱枕击中了他的胸膛。
  
  “我就知道你不会打我脸的!”
  
  “这个家里你最帅,它最可爱,它有没有抢你位置,你怕个毛?”你一手拄着头,另一只手摸了摸猫的头,无奈的说道。
  
  “明明家里你最可爱!”
  
  你:满嘴骚话小心没人要你/////////
  
  
  
  
  
  
  大家要的格瑞篇,我就是那种不太懂格瑞(尤其是旧设)还要瞎JB写的那种╮(╯_╰)╭虽然我怎么就觉得旧设瑞在我文里跟个熊孩子一样,但怎么就这!么!可!爱!呢!

【嘉/雷】夺回宠爱的举动

◎OOC严重,慎入

  
  【嘉德罗斯】
  
  你搂着手中的橘猫,幸福的眯了眯眼,另一只手拿着扇子给自己扇着风,一边轻摇自己的椅子,感受窗外的温暖。
  
  它的毛色是全橘色的,身上带有浅浅的条纹相间,这样你突然想起家里的小霸王,不过不一样的是,它特别会撒娇,个性也很活泼,简直就是家里的小太阳。
  
 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你用力的抬起手中的橘猫,很费劲,要不是你的元力技能是能提升身体体能的,不然场面会很尴尬。
  
  你撇了撇嘴,摸了摸橘猫的头,想着螺丝什么时候能回来,顺便给自己带回来一点吃哒 !
  
  你打开自己的终端,给螺丝发了一张你和橘猫的自拍,你握住橘猫的小爪子,挥了挥。
  
  然后给嘉德罗斯发了过去,下面写了一句:求包养,求金拱门!
  
  很快,就有了回信,只有两个字,简洁明了:渣渣——
  
  你纳闷的关掉了自己的终端,说:“嘉德罗斯好讨厌,你说是吧?”
  
  橘猫发出“喵~”的一声叫声,不知道是赞同还是拒绝。
  
  你闲的没事哼起了歌:“十个橘猫九个胖啊~还有一个~跟螺丝一样啊~”
  
  你左面的墙突然倒塌,激起一片灰尘,你笑容一僵,脑袋一格一格的转向抢倒塌的方向,嘉德罗斯左手拎着一个满满当当的塑料袋,右手拿着大罗神通棍,脚下踩着残缺的石块,金色眼睛死死地盯着你,没有说话,但来自于王者的威压让你感到害怕。
  
  你没有功夫照顾手中有些炸毛的橘猫,讪讪的说:“啊 ……螺丝你回来了啊!”
  
  “嗯,渣渣,你能把你之前的话再说一遍吗?”嘉德罗斯这次没有发怒,至少表面没有,他把塑料袋放在了完好无损的桌子上,朝你走来。
  
  你直接把猫的头按在嘉德罗斯的脸上。
  
  “给你亲亲!”
  
  瞬间鸦雀无声。
  
 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,说:“不要它的。”
  
  嘉德罗斯在你的嘴上轻吻,含糊的说道:“要你的。”
  
  
  
  【雷狮】
  
  雷狮不爽的咂了咂嘴,紫眸中充满了恶意和危险,死盯着你怀中的猫,仿佛被占夺领地的狮子一般,正在向自己最大的敌人示威。
  
  你默默把怀中的黑猫搂得更紧一点,生怕哪天一个不小心,怀中的小猫猫就被身边的大猫猫给做掉了。
  
  “所以说你养这个东西到底干嘛?看着真碍眼。”雷狮毫不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不满。
  
  你扭头抗议道:“我不管我不管,以后每天晚上你陪你朋友撸串,我陪我猫猫玩!”
  
  雷狮却根本不吃这一套:“那以后晚上撸串我带你去。”
  
  “我不要变胖啊!”
  
  “又不是你变胖我就不要你了。”雷狮难得的做出了无奈的表情。
  
  你嘟起嘴,说:“你听说过一句话吗?”
  
  雷狮凑近你,问:“什么话?”
  
  “老婆是天,老婆是地!尤其是……”你流利的说着,但说到最后的时候,突然停顿,默默把剩下几个字吞了回去。
  
  雷狮却对这几个字感了兴趣,一直缠着你想把最后几个字抠出来。
  
  你默默伸出一只手抹了一把自己红透的脸 ,小声的说了出来:“尤其是还没登记。”
  
  雷狮挑了挑眉,搂住你的腰,意外没有说出什么调笑的话,许久后,说出:“那我们现在就去登记。”
  
  你猛然转头,瞪了他一眼,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  
  他在你耳边说道:“然后,把 它 赶 紧 甩 掉。”
  
  你立刻护崽般把你的猫瞬间拿走离他至少半米远,一脸警惕的看着他。
  
  雷狮双手插兜,无奈的叹一口气,眼神轻飘飘的向你怀中的黑猫移去。
  
  “因为黑猫不是不祥的存在呐……”
  
  “你以为你是谁→_→一个海盗头子说这句话没有任何信服力好吗?” 你摇了摇头,说道。
  
  你走到他面前,踮起脚,说道“而且……”
  
  你把手中的猫举到他的眼前,说:“它和你长的很像,不想当一回爸爸吗?”
  
  “我觉得我十个月后再当爸爸也不迟。”
  
  “没那么快!”
  
  
  

你们都不知道让一个懒癌患者废肝有多要命,后几天都很忙,要被作业淹没了哈哈哈哈…哈……呵呵

【雷/金】道歉

 ◎OOC慎入

  ◎跑题,慎入


 【雷狮】

  你狠狠地捏着手中的可乐瓶,把他当成雷狮,任由它发出惨叫,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那么失态,你不想转头看雷狮的表情,气冲冲的坐在沙发的左端。
  
  雷狮正坐在沙发的另一端,手里拿着一本杂志翻看着,气氛一阵尴尬,只有可乐瓶被捏和杂志翻动的声音。
  
  终于,有人打破这宁静的气氛。
  
  雷狮也撇过头,皱了皱眉,说:“啧,真小气,我不就拿了你几瓶酒吗?”
  
  你迅速站起身,把手中已经空了的可乐瓶狠狠摔在地上,又跺两脚,说:“那是几瓶吗?你拿了几箱你自己心里没一点B数?”
  
  雷狮往左边蹭了蹭,靠在沙发上,慵懒的样子像是一只狮子,他撇了一眼你,你突然觉得压力山大。
  
  你又坐在沙发上,打算转移注意力,一直盯着电视,目不转睛。
  
  雷狮看着你的动作,挑了挑眉,往你这边蹭了一点,你没反应,他一把抱住你,说:“鶸,原谅我吧。”他的头抵在你的肩膀上。
  
  “哦。”
  
  雷狮在你耳边轻哼一声,说:“我的女人,缺过什么?何必在意这几箱酒。”
  
  他看着你无动于衷的神情,站了起来。
  
  放弃了?你的眼睛没有离开电视,心里却在不停的YY。
  
  “哇!”雷狮突然一腿抵在你两腿之间,扣住你的手腕,半跪着,脸直接直接朝你的脸压了过来。
  
  你瞳孔微微缩小,很不适应这被支配的感觉,自从你们在一起后,雷狮已经很久没做出这副样子了。
  
  他的脸色有些阴沉,脸上没有嘲讽的笑,反而面无表情,微微皱着眉,紫罗兰色的双眼中风起云涌。
  
  “鶸,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别太无理取闹了。”
  
  你吞了一口口水,压制住自己作为被狩猎者的惊慌,声音却毫不自觉的变小起来,你委屈兮兮的抗议道:“雷狮大佬,要求补偿!”
  
  雷狮一愣,说:“船给你了,怎么样?”
  
  “不要船!要船长!”
  
  雷狮轻吻你的嘴角,说:“都是你的。”
  
  
  
  
  【金】
  
  你叉着腰,皱着眉说:“金,不是谁都可以信的。”
  
  金像一个认错的小孩子一样,对了对自己的人手指,烦恼的要摇着自己的腿,低着头说:“可是那个人是我的朋友。”
  
  你蹲下拍了一下他的腿,让他不要乱动,打算给他处理腿上伤口,你手里拿着绷带,听他这么说,问:“你小时候有被拐走过吗?金。”
  
  金被你的问题问愣了,水蓝色的眼睛闪着疑惑,但还是盯着天花板,努力的回忆着。
  
  当你以为他会这么装傻充愣的忽悠过去时,他仿佛想到了什么,笑意盈盈的看着你说:“我除了自己走丢过,没有被拐走过啊!因为……有格瑞啊!”
  
  谁是你女朋友啊……
  
  你手上的动作加快,又慢又重的按了一下金的伤口,没好气的说:“所以长大就被拐走了?还没有小时候省心呢!不对!果然是因为没有格瑞吧!”
  
  金哀嚎一声,说:“我错了~别按!” 声音很软,给人一种撒娇的感觉。
  
  你的眼神晦暗了许多,希望不要让我再遇到那个人,不然定要他碎尸万段,让你家小天使受伤了,还骗了他。
  
  你心口不一的说道:“你的那个朋友也是太不讲义气了,把你就这么丢下了。”
  
  哪里是丢下,分明是因为金不认识路, 然后故意把他引到BOSS地点等待一网打尽,还好自己到了。
  
  金看着你分神,不满的皱了皱眉,但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一直盯着你。
  
  你处理好他的伤口后,站了起来,受不了金宛如实质般的目光,打算对病号温柔一点,轻声问:“金,没事吧?疼吗?眼神好奇怪,还是我脸上有东西?” 说完后,你有些犹豫的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  
  “没什么,那个,对不起……”金还是低着头,一直盯着地板。
  
  你无奈的笑了笑,说:“没事,小天使下次注意就好了。”至于剩下的一切,交给你来解决就好了。
  
  “放心!我以后不会让你这么担心了!以后有困难我们一起解决!”金露出了一个笑容,金色头发好像闪闪发光。
  
  “嗯,以后一起迷路。”你也笑了起来,默默拿出来一张地图糊在他的脸上。
  
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  
  你:还是不认路惹的祸。
  

写小天使时毫无杂念,这样的小天使哪里来得女朋友!(ノꐦ ๑´Д`๑)ノ彡┻━┻还不如写A霸道总裁你×O开朗小天使金呢!!
写完才发现跑题了,这么久没出来了,赶紧出来冒个泡
谢谢观看(❁´◡`❁)*✲゚*